河北新聞本網原創

在詩歌中建構有歷史感的“自我”

2021-10-08 09:58:09 來源:河北新聞網

掃碼閲讀手機版

□吳 媛

河北詩歌發展到今天,與中國新詩發展歷程一樣,經過了紛繁變化的寫作潮流的洗禮。自20世紀70年代末文學進入新時期以來,朦朧詩、後朦朧詩、第三代詩歌各領風騷,非非主義、整體主義、新傳統主義、莽漢主義……詩壇幾成各種流派主張的競技場,眾聲喧譁卻莫衷一是。遺憾的是,很多主張僅僅停留在理論層面,沒有落實到詩歌創作實踐中,也未對新詩發展產生深遠影響。而今天的河北詩歌,則充分體現出河北詩人在繁華落盡之後力圖迴歸真淳、繪事後素的創作嘗試。

同樣是寫人與自然,大解的詩是有“我”之境。人們往往都知道王國維論詩:“有我之境,以我觀物,故物皆著我之色彩。”卻常常忽略他還説過:“有我之境,於由動之靜時得之。”大解的《去帕米爾高原途中遇雪》《抱走西藏一塊石頭》《走鐵軌》等都是從動態的具體現實走向寧靜深邃的超現實哲思,詩歌充滿內在的衝突和動盪感。這種由動至靜,從具體到超越的過程也存在於韓文戈《在一種偉大的秩序與勞作中》《回聲》等詩中。他們都致力於將亙古不變的自然置於現實語境與個體經驗之中,同時又通過超越性的暗示和想象,加深並拓展自然帶給我們的現實感受。

與他們不同,鬱葱的詩裏也有我,但卻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,山水清音自在自得,“我”在其中。縉雲山、嘉陵江、寬窄巷……都與詩人一起被編織進這個紛繁的世界,詩人在每一處自然裏都看到自己,他閲讀自然並接受自然對自己的解讀和闡釋。“愛你的時候,我從年長竟然又重新長成了孩子。”李南筆下的自然與鬱葱有異曲同工之妙。他們建構人與自然的關係時更多依靠敍事性表達,在具體的時空中寫生活日常,但敍事恰恰是為了實現對敍述本身的越出,一如寫泥土是為了寫出泥土中生長的花樹。

除了對人與自然的關注,河北詩歌創作的另一個重要方向是對自我與他者關係的不同角度、不同層次的書寫。父母是最早為個體賦形的人,我們承襲自他們,也在他們身上發現自己。李南的《雪夜想起父親》將“我”的現實存在與對父親的想象並峙陳述,通篇無一字評論,卻讓我們在父親身上看到自己。她在《你的孤獨淹沒了我的道路》中寫道:“媽媽,你的疾病催生了我的白髮/你的孤獨淹沒了我的道路。”對父母的質疑和反叛曾經是詩歌重要的主題之一,但如今詩人們表現出更多理解和接納。就像同是存在主義哲學家,薩特當年抗拒一切束縛;而他的朋友梅洛龐蒂則認為,只有通過妥協,我們才能存在。

幽燕建構自我和他者聯繫的語境與很多河北詩人不同,她對都市人際交往有着冷峻、透徹的洞察。她的《恆温季》:“不是做密友的温度/不是能擁抱的温度/不必再升温,我們之間/這個温度,剛剛好。”這種具有鮮明時代性的切近觀照,如果能體現出一些對現實的超越性就更有意義了。辛泊平的詩中有一個反覆出現的“少年”形象,這個形象就像一個佈滿灰塵的鏡子,詩人一直試圖照見自己,並藉此建構關於故鄉的回憶和想象,以抵抗當下的遺忘、麻木和寂寞。

儘管河北並不缺少優秀的詩人、詩作,但略顯遺憾的是河北並沒有建立起屬於自己的詩歌地理形象。河北當下的很多詩人都會在作品中談到故鄉,但他們的故鄉卻沒有鮮明的空間性,常常與童年記憶相勾連,成為一種時間性的存在。然後經由時間距離的美化,成為與當下經驗甚至城市經驗相對立的過去或者鄉土,被放置在二元對立的機械框架下觀照,從而喪失了其作為具體地域的獨特性和豐富性。這自然與當下傳媒時代經驗的同質化有很大關係,但優秀的詩人應該能夠從同質化、空洞的地域抒情中躍出,以更加具體的地域書寫表達更加個人化的情感和超越性的思想。

另一方面,對時代經驗的個體化處理也是河北詩人創作中亟待解決的問題。詩人從開始寫詩就肩負着對時代發聲的使命和責任。個體化的時代經驗更強調詩人不能人云亦云,被帶入大眾敍事與審美的潮流中,喪失個性化和思辨性。

如何在詩歌中建構有歷史感的“自我”也是詩人創作中需要不斷思考的課題。自現代主義、後現代主義傳入中國,“自白派”“嚎叫”“垮掉”都曾經一度引領創作風尚,即使在熱度消退後,也仍然留下了詩歌對自我的高度關注和放大式的書寫習慣。但是很多詩人並沒有建構起深厚、堅硬、層次豐富、可供不斷開掘的自我。詩人陳超曾提到要建立個人化的歷史想象能力,惜乎一些詩人只看到了歷史想象,遺漏了個人化。歷史記憶不能囫圇着進入詩歌,它必須經由個體肉身,在痛苦的煉化中與個人經驗融合在一起,才能成為創作的材料。

在中國新詩不同時期、不同地域佳作珠玉在前的背景下,河北詩人也許要更多地思考如何創作出既體現時代性、地域性,又能夠超越時代的階段特點和地域限制的作品,以期為河北這片文學熱土奉獻更多的經典之作。

責任編輯:李紅

相關新聞:

電子報

凡注有“河北新聞網”電頭或標明“來源:河北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為本網站與河北日報報業集團所有(本網為河北日報報業集團獨家授權版權管理機構)。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、摘編、複製、鏈接、鏡像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